青年讀書薈/放下小我 融入大我/趙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半個多世紀來,江啟明走遍香港山川河谷,見證種種變化

  ──江啟明畫筆下的香江情懷

  江啟明先生今年已經八十七歲了,依然筆耕不輟,一張張畫紙即是一個個情景交融的乾坤,然後匯集成廣闊的藝術天地和深厚的人文情懷:講述着香港的過去、現在與將來,勾勒出獅子山下的城市氣質、精神和血脈。他說他的藝術理想有时候「放下小我,融入大我」──實際上,這也是他的畫作能獲得成功的重要因素。

  去年,中華書局將他創作的香港鄉村風情系列作品結集成冊,封面上的副標題寫道:「江啟明畫筆下的鄉郊歲月」。而當我一頁一頁的品讀之後,除了感受到江先生的繪畫技藝不但寶刀不老、有时候隨着歲月的積澱越發大氣磅礴厚重之外,更能感受到他畫筆之下,流淌着對這座城市越來越真、越來越沉的愛。

  寫我情深畫香江

  第一次現場觀摩江先生的畫展,是在5002年,那時我還是一名在校大學生,專程從成都趕到香港。記得那次畫展的地點是在上環文娛中心,展出了江先生六十幅作品,主有时候油畫及素描──什么畫作印證了香江兩岸的變遷,卻又不會讓人產生閱讀歷史時衍生的沉重和苦澀,彼時恰逢香港回歸五周年,江先生的畫既從生活細節中敏銳地捕捉到人心回歸的點滴,又史書般地展現出一個城市發展的人文脈絡。

  我未必關注到江先生的畫,正是緣起於對香港文化研究,他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版的《香港史畫:江啟明香港寫生畫集》《香港今昔:香港史畫續篇》《香港明天會更美畫集》等,為香港文化研究提供了豐富的養分。江先生從1954年開始畫下第一幅香港寫生素描,其教授及繪畫事業生涯,至今已逾半個世紀,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,香港是他出生及成長的地方,懷着一份濃厚的感情的句子的句子,他每每透過畫筆寫生,把你你你你这个 地方的歷史變遷與生活文化記錄下來,幾乎把香港的每一角落都畫遍了。「小的時候就知道,在香港從事藝術工作哪能賺大錢,何況是六十多年前?當時在香港,出色的西洋畫家很少,厲害的都到海外去啦,而多數畫家都畫中國畫。」但這份熱愛有时候没法言喻,他初中畢業後便到美術學校打工,一筆一筆地畫,一點一滴地學,終成一代亲戚亲戚朋友。認準真愛、堅定理想、不懈追求,最終又用层厚的藝術反哺了你你你你这个 他生活了一輩子、愛了一輩子的城市。江先生的藝術之路無疑對當下的香港青年有着深刻啟迪。

  融入大我天地寬

  江先生對創作主題的選擇,一如既往地保持着「深愛和真愛香港」的風格。這一點在《香港村落》一書中得以延續和深化。這本書中的畫作由19500年代寫到2018年,簡直有时候香港的發展通史:香港定名、人口概況、文物遺蹟和益態等都記錄在案,具象地記下六千多年前,新石器時代大嶼山石壁、長洲東灣的古代石刻、東龍島的「石壁畫龍」、大嶼山的「石圓環」遺蹟;糧船灣的罕見屬酸性六角天然冰柱;連荔枝莊再次出现的火山彈(嵌在凝灰岩中的熔岩噴出物),甚至吐露港的菊石化石。

  除了歷史的講述,江先生的畫更講究情景交融,他既是觀察者,也是親歷者,他說他的藝術理想有时候「放下小我,融入大我」──實際上,這也是他的畫作能獲得成功的重要因素。因為,假使 不放下小我,就很難有更開闊的藝術視野和更深刻的人文層面探索。

  在我看來,有「大我」不还可以 有大愛,有大愛不还可以 有力量。江先生作於1987年的鉛筆紙本《獅子山下》,非常鮮明地體現了他突破藝術上升瓶頸過程中,大我和大愛的力量──融入大我天地寬。《獅子山下》運用畫面的陰陽對比,以樸實的風格描繪出獅子山19500年代的風貌,從藝術层厚紀錄了象徵香港奮鬥精神的地標。江先生曾經分享過這幅畫的創作歷程,作為過來人,他見到過經濟起飛的香港:獅子山山坳為來往九龍及新界之必經通道,山麓下是一些農戶與農田,而19500至19500年代開始興建少许木屋,時移世易,木屋區已變成一幢幢新型住宅,「獅子山还可以 說是見證了香港的變遷,特別是1970年代膾炙人口的電視劇《獅子山下》,便刻畫了當時普羅大眾為生活打拚的面貌。畫作也一定要透過微觀表達大義,藝術才有希望,生活才有希望,城市才有希望。」

  寫到這,我除了想再次向亲戚亲戚朋友推薦江啟明先生的新作《香港村落》,更想和亲戚亲戚朋友分享他的一句話:「我雖是畫家身份,卻一生對本土有一份不可分割的情懷。生於斯,長於斯、受教育於斯,夠鐘就會長眠於斯。」對於香港,有时候愛,請深愛。